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简介 >

何以“12年不吃鱼”

时间:2021-11-23 07: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汪洋湖不吃鱼。在吉林省水利厅,这个忌口人人知道。但自从调到吉林省人大工作,一些新同事发现,汪洋湖吃鱼。原来,汪洋湖到水利厅工作的第一天,心里就暗下决定——不吃鱼。他有自己的考量:水利厅下面管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水库,逢年过节,这些水库可能会往家里送鱼。一来吃不完浪费;二来容易滋长不良作风。这个不吃鱼的习惯汪洋湖保持了12年(见9月25日《新华每日电讯》)。

  汪洋湖在担任省水利厅厅长期间“不吃鱼”,于是,让水利系统上上下下的干部职工都以为他不喜欢吃鱼。自然,下属的“大大小小几十个水库”也就没有给他送过鱼。然而,问题在于汪洋湖其实是喜欢吃鱼的。与其说,汪洋湖“不吃鱼”,不如说,这是汪洋湖在“隐忍”。何以“隐忍”? “水利厅下面管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水库,逢年过节,这些水库可能会往家里送鱼,一来吃不完会浪费;二来容易滋长不良作风”,汪洋湖的一番自我“考量”,到底道出了他“隐忍”的原委。

  汪洋湖“隐忍”的背后,凸显的终究是他那份可贵的“避嫌”品质。是的,如果汪洋湖喜欢吃鱼,一些水库往他家送鱼,汪洋湖就会有“靠水吃鱼”的嫌疑。尤其是今天送的是鱼明天一旦送的是钱和其他东西,汪洋湖的嫌疑便会更大。只有甘心“隐忍”,只有自觉做到避嫌,才能不给人以钻“空子”的空间,不被人撬开自己的“门缝”。

  想起唐文宗有一次问工部侍郎柳公权:“外界对朝廷的措施有什么不满和意见?”柳公权说:“朝廷派郭窼做县令,有人认为有问题。 ”文宗很不悦,说:“郭窼是太皇太后的季父,品德清廉,也无过失,如今只做一个小县官,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柳公权说:“议论的人说,郭窼曾将两个女儿进献给宫里,并因此获取官位。 ”文宗慨叹道:“他的女儿是来参见并侍候太后的,又不是来做我的妃子,他们何以大惊小怪? ”柳公权却说:“像这样的嫌疑,哪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啊! ”其时,柳公权已有避嫌意识。无独有偶,汉明帝的皇后马氏因其舅马防对明帝有参医用药之功,汉章帝特别想提拔他做官,却遭到马氏反对。她说:“我就是担心后世的议论,会影响到先帝的声誉。 ”马氏自觉避嫌其言其行,令人肃然起敬。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君子之行。在容易引起嫌疑的地方,以鲜明的行动,表示自己不为物欲所诱惑,而且不给别人以任何疑心和误会的口实,并非人人皆能做到。否则,这段关于“瓜田李下”的格言,大抵是不会用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举止,更不会写进名为《君子行》的古诗之中了。

  靠山不吃山,靠水不吃水,勇于和善于“避嫌”,恰恰就是为官者保持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抗得住歪理的法宝和秘诀。而贪官之所以成为贪官,正是因为受“当官就得有好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观念的支配,于是在物欲膨胀、贪欲汹汹里,才会明知故犯、变本加厉,更遑论“避嫌”了。他们唯恐一旦大权旁落,便再无伸手大捞的机会,于是乎,才会在手握大权之时,极尽中饱私囊之能事。

  为官者之所以必须做到自觉避嫌,是因为为官者手中掌握着大大小小的权力,“工作之便”的机会很多。即便工作勤勉、有避嫌之理念,但稍有不慎,一旦被人误解以权谋私,也会带来负面效应。曾做了20年派出所所长、55岁的赵振金累死在大连市原新港派出所任上。老百姓从没看见他和他的民警在辖区饭店吃过一顿饭,喝过一口酒,进舞厅跳过一次舞,到桑拿泡过一回澡。他的答案是:“我不是不知道海参鲍鱼好吃,我也不是不能喝上几盅酒,但为什么非得像苦行僧一样呢?就是因为只要我们进了酒楼等娱乐场所,即使是你自己掏腰包消费,不了解的人都可能会以为我们在利用职务揩老百姓的油,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呀! ”

  对为官者而言,一时半会的避嫌很容易,数年善于避嫌很难,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避嫌则难上加难。这不仅需要很强的自制力和把控力,更需要通过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自己提供不竭的思想动力和精神支撑。避嫌的习惯一旦形成,就能“以不变应万变”而产生强大的抗腐蚀能力和免疫力。

  豪华藏獒园被拆女孩夺美高考状元吴莫愁吸金1.3亿70后男女光棍比例机票可无限降价南京新生婴儿被冻死李克强咀嚼谷粒收入34年增71倍小龙女遭强暴剧照四川学校围墙垮塌瑞士“喷气飞人”小学生跪地求爱伊朗革命卫队司令哈佛教授 两只老虎百万富翁生产榜

------分隔线----------------------------